>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西方文学

隐婚蜜爱:许少宠妻入骨许南风,余情全文 感情用事与理智用事

2019-06-08 08:22作者:admin

隐婚蜜爱:许少宠妻入骨许南风,余情全文 感情用事与理智用事

主角许南风,余情隐婚蜜爱:许少宠妻入骨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都市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集团面临破产,她的“好父亲”竟然以母亲的医药费威胁,把她当肉送给江城人人畏惧的许南风换取生路,结果她却被他宠上天,从此她的人生就像开了外挂一样。 精彩章节许南风走在前面,颀长的身形穿着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完美的展现出他的森冷,高高在上,只能让人仰望不可近触的气质。 这样的男人有钱就算了,关键还帅的不可方物,难怪……余情发现自己想问题有点偏,拍着后脑勺,“他身材好不好,帅不帅,跟你有什么关系?”许南风走在前头,将余情的嘀咕声全都听进耳朵里,唇角微弯笑意更深。 推门进会议室时,余正文,叶佩,余菲坐一排,许南风走进去,贺煊拉开椅子坐在正中间的位置。 余情本来打算直接坐在许南风身边,可是又一想刚刚说联系云联陈老板的,想着是不是该把另一边留给那个陈老板,留是没问题,关键是她该坐哪儿呢?贺煊跟在许南风身边也不是一天两天,有些话不用开口,虽然不明白许南风为什么会对余情另眼相看,但许南风喜欢,他就要上心。 贺煊拉开许南风身旁的位置,“余小姐,请!”“谢谢!”余情点头示谢意后坐过去。

余正文见贺煊主动为余情拉椅子,心中不好的感觉越来越强。

贺煊是许南风身边的人,他对余情这样另眼相看,那就代表许南风看余情也是有所不同,不行,他一定要选好时机,站好队,不然白白浪费能够搭上奥宇集团的机会。

“小情……”余正文刚开口,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一个头发微卷还秃顶的男人,夹着LV男式公文包走进来,直奔向许南风,“许总,不好意思,来迟了,来迟了!”男人说着,一边拿出纸币擦着额头上的汗和两边的卷毛。 余情皱着眉头,不明白一个这么油腻的男人到底是怎么经营一家公司的,而且许南风会把自己手上的项目交给这样一个男人?不是她外貌协会,但是成功的男人不都是应该……她瞅了两眼许南风,又反思,许南风那样的男人是极口,如果所有成功者都是这样,那这世界就没有高低之分。

反观余菲似乎有些摸不清状况,双手一挽向后一靠,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这里的老板娘,一幅高高在上的姿态,“陈老板,你来的真是时候,我爸妈刚刚还说到你和我姐的……”“闭嘴!”余正文看了眼许南风,分明那双清冷的眸子在余菲提及“我姐”两个字时,露出深深的杀意。 今天真是来错了,可又不能当着许南风的面发彪,只好故意以父亲教训女儿的姿态出气,“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叶佩虽然没有余正文看的那么透彻,但是这么多年陪在余正文的身边,眼力见还是有一些的,极快的用手拐了拐余菲,让她别说话。

陈江河笑了笑,“余小姐性子直,性子直。

”看似打着圆场,但陈江何也不是省油的灯,从他开门进来看到余情坐在许南风的身边,大概就明白了。

“今天让陈老板来除了谈项目的事,还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许南风只是淡淡的说着话,但属于他身上王者的气息立刻散开来,令在场的人不觉的肃然起敬,端正好坐姿,坚起耳朵仔细的听着。

却没想到许南风直起身子,竟牵起了余情的手放在桌子上面,幽深的黑眸犹如夜空中绽放的烟花,带着几分喜悦与震慑的看向陈江河,“本来有些事情是不该我过问的,可是看在余情的面子上,我觉着还是有必要亲自来谈一谈。

”余正文心下一抖,看着紧牵着的手一下子明白了,这下余菲是非得嫁给陈江河了。

“余菲看上陈老板了,如果能够把好事办了,我们在坐的人也都算是亲上加亲了。 ”余情看向许南风,这个男人真是绝了。 说亲还能说出威胁的味道,估计也只有他了。 果然很许南风。 余情一早上忐忑不安的心终于安静下来,笑着看好戏。

“我,我……”余菲再傻,这个时候也明白了,刚要吵吵就被叶佩拉住。

陈江河不傻,现在别说是余情旺他,就算是给他一座金山,他都不敢再把心思动在余情头上。 之前一直想娶余情不过是因为听了算命的话,如果余情和许南风的关系做实,许南风亲自做媒,他就不仅能娶个美人,还能顺势和许南风攀上姻亲关系,那比直接去挖金山还要值钱。 再说余菲可比余情美多了。 陈江河看了看余菲,又看向余正文,“承蒙贵千金看的上,只要你们二老同意,我立刻就叫人送彩礼过门。 ”二老?余情嘴角抽了抽,看着余正文僵硬的脸,她都想到余正文往后天天要被一个和自己同岁的人称呼爸爸时那种抓狂,莫名的她刚刚犯悸的心情又好了几分。 不要怪她幸灾乐祸,即便不是恨,那也是不喜欢的人,他栽了,再平静的心境都会有几分喜悦,这就是人心,那种站在道德至高点上去评判的人,那是因为事不关己。 余情能做到,只是以其人之道还之彼身,没有额外做别的事情,已算是仁至义尽。 余菲被叶佩按着,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余正文身上,希望他能为了家人刚正一下,可是人的欲望有时候真的很可怕,余正文能为了注资金可以出卖余情,那又为什么不能出卖余菲呢?有的人就是把自己看的太重,所以才会在余正文笑着和陈江河商量婚礼仪式时,想要板回局面,被余正文一阵呛吼乖乖的坐下。

这一场角逐,看似许南风只是说了一句话,余情只是出个面而已,但两人却是这个会议室里的主角。

余正文和陈江河商量好婚事,许南风倏的起身牵着余情离开,贺煊在离开时,“恭喜两位,稍后关于注资和合作项目的合同会送到两位手上,同时所有的资金会追加一倍。

”一个女儿换了四十亿,这笔买卖怎么算都是划算的,余正文僵硬的面孔下藏不住兴奋。

许南风拉着余情并没有走远,而是在会议室旁边的小型会议室里,透过百叶窗看着从会议室里走出来表情非常丰富的余正文和叶佩,还有余菲。 “谢谢!”“看来你是真的很讨厌他们?”余情看着余正文,“如果你想看到一个心地善良,柔顺和善,这个时候应该为父亲,为妹妹伤心的人,那估计你要失望了,因为我是灰姑娘的姐姐。 ”许南风不怒反喜,“果然是我看上的女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