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西方文学

千年一叹 埃及之16:蚀骨的冷

2019-06-11 08:27作者:admin

千年一叹 埃及之16:蚀骨的冷

  埃及同行知道,我们的越野考察其实只开了一个头,今后的路途既漫长又艰险,因此执意要为我们壮行,昨天傍晚在金字塔前举行了一个告别联欢会。

我们一行被当作英雄介绍到舞台上,受到埃及朋友的喝彩。

许戈辉装扮成“埃及艳后”被抬到“法老王”前,很有趣味。

妻子是理所当然要表演的,她不知经历过多少舞台,却没有想到会在夕阳下的金字塔和撒哈拉大沙漠前表演,除了演唱经典唱段外,还自告奋勇加一段小时候会唱的埃及歌曲:“太阳爬上高高的山岗,尼罗河水泛金光……”埃及的乐队先是一惊,然后就兴奋地跟着伴奏起来。

妻子会唱埃及歌,与中国曾经支持埃及收复苏伊士运河有关,连我小时候也为了这件事排队上街游行。

今天早晨,我们终于获准坐船参观这条从小就喊过无数遍的运河,然后穿越它的河底隧道,但一切都必需在他们军队的监视之下。   苏伊士运河把地中海和红海连到了一起,其实也就是把大西洋和印度洋连到了一起,在世界航运业有重要地位,经济也十分可观。 埃及除了古迹之外,现代最值得骄傲的就是这条运河和阿斯旺水坝,当然会不惜一切代价来保卫。 我曾在两位外交官写的书上读到过苏伊士地区一位诗人的诗句:  埃及,我的祖国,你留一下的太少,  失去的太多。

  我是你的儿子,  要把你的心愿化作战歌。

  诚恳而朴实的句子,从一个方面说明了战争的不可避免。

古代的失落和现代的失落毕竟是有情感联系的。 世界上的许多纷争,除了现实利益夕卜还有历史荣誉。 一些文明古国即使口中不说,心里却十分在乎。   过河之后便是西奈半岛,这已经是亚洲的地面了。 这个半岛也是现代国际政治的一个重要话题,一九五六年被以色列占领,一九七三年埃及又试图夺回,几经拉锯终于归还了埃及。 记得一九七三年刀肠次战争,以色列在苏伊士运河对岸筑造的防线花了两亿多美元,加上运河的天然障碍,真说得上“固若金汤”,谁料埃及军队想出了用高压水龙头冲刷的绝招,防线土崩瓦解,听起来很是过瘾。   我们吃过午饭就开始在西奈半岛上穿行,直到晚上九时半才到达半岛南部的圣卡瑟琳镇住宿,走了四百七十公里。

  这个半岛对埃及来说可称是国防前线,因此军营很多,但除此之外就人烟寥寥,整整几个小时我们几乎没见过一个人。 岗楼上有机枪伸头,却见不到哨兵的脸。 好不容易到了一个小镇,不仅街上没人,楼窗口也见不到一个人。 偶尔见到一两个阳台上晾有衣服,才有人住的痕迹,但也可能晾了半年多了,主人没有回来。

在这样的土地上行走,心里确实发毛。   无人的可镇总共也就是两三个吧,其余全是沙漠。 月光下的沙漠有一种奇异的震撼力,背光处黑如静海,面光处一派灰银,却有一种蚀骨的冷。 这种冷与温度无关,而是指光色和状态,因此更让人不寒而栗。

这就像,一方坚冰之冷尚能感知,而一副不理会天下万物的冷眼冷脸,叫人怎么面对?  灼热的金字塔,竟由这么一片辽阔的冷土在前方卫护着。

  更让我惊讶的是,全世界都曾严密注视的那场争夺战,居然是在争夺这么一片寸草不生、荒无人烟的土地。 就像许多财富争夺只是账面概念,许多领土争夺也只是地图概念。 纸的东西,最容易让人热血沸腾。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