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西方文学

民间故事之杀“死人”

2019-07-11 21:11作者:admin

民间故事之杀“死人”

一夜不眠,马定安又想到此案的许多疑点:尚益才被杀当晚,尚府中的十几条看家狗为什么一声也没有叫?而且尚府的院墙足有四五人高,一般人不可能爬进去。 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凶手功夫了得,二是凶手根本就是尚府中人。 尚益才的身上有两处伤口,一处在胸口,另一处则在咽喉,而且刀口不一致,显然是两种凶器所伤。

按照常理,凶手杀人一般不会带着两种凶器,难道凶手是两个人?种种猜测放到张二保身上好像都解释不了。 再说了,如果尚益才的死真是张二保所为,他明知自己的嫌疑最大,又怎么可能若无其事地待在家里,还如此不小心地将尚益才的银票散落在自家屋后的草丛里呢?这些都非常不合常理。

马定安越想越觉得尚益才的死与张二保没关系,肯定是有人知道二人的矛盾后杀掉尚益才,最后嫁祸给张二保。 马定安决定将张二保释放,真正的凶手也许会自己露面的。

第二天一大早,马定安拍案升堂,宣布张二保杀人证据不足,予以释放。 谁知他刚说完,跪在堂下的张二保就大声喊道:“尚益才是我杀的!”马定安吃了一惊:“张二保,我已宣布你无罪,你为何又说尚益才是你所杀?”张二保哭着说:“青天大老爷明鉴,尚益才真的是我杀的。

他打死了我的母亲,所以我要杀死他,为母亲报仇。

”马定安疑惑了,又问:“是不是有人逼你承认的?”“没有,杀了人就该偿命,再说,我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只求一死。 ”“那我问你,尚益才的院墙足有四五人高,你是怎么爬进去的?”马定安问。

张二保说:“我从小就喜欢爬树,练就了一身爬高的本领,尚府那么高的院墙根本就难不住我。

”马定安眉头皱了几皱,又问张二保:“若是你杀的人就应有凶器,凶器在哪儿?”张二保说,他已经记不清把刀藏在什么地方了。

一听这话,马定安心中的疑惑更重了。 案发到现在一天还不到,要真是张二保所为,怎么会记不起凶器藏在什么地方呢?既已承认了杀人罪行,为什么还要隐藏凶器呢?可张二保却坚决说尚益才是自己杀的,马定安只好再次将张二保关回了牢里。

当天夜里,马定安又来到尚府仔细勘察了一番,回到衙门时天已经亮了。 虽然一夜没睡,马定安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倦意,反而如释重负。 就在这时,有衙役来报,说尚益臣来了。

马定安一惊,然后微微笑了笑,赶快迎了出去。

马定安一到大堂,还没有行礼,气势汹汹的尚益臣就问起尚益才被杀一案的进展。

马定安把这几天审讯的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听完之后,尚益臣说:“他既然已经认罪,就快叫他签字画押,秋后斩首。

”马定安说:“张二保虽然承认自己就是凶手,可是其中疑点非常多,凶手应该另有其人,此案还须再审。 ”尚益臣大怒:“满嘴胡言,我看你分明是袒护张二保!我叫你怎么办你就怎么办!”马定安淡淡一笑说:“人命关天,在下不敢做主,如果尚大人认为此案可以结案,就请书面示下,免得日后叫在下为难。

”尚益臣不屑地看了马定安一眼:“真是不识抬举。 ”说着坐到大堂上,展开纸墨写了起来。 马定安注意到,原来这位尚大人是个左撇子。

尚益臣很快写好了字条,他将字条扔给马定安:“这下行了吧?赶快叫张二保签字画押。

”马定安点点头,命人将张二保带上堂来。 衙门外挤满了来看热闹的百姓,马定安大声说:“张二保,你目无王法,为报私仇而杀人,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没说的了,只求一死。

”张二保说。 马定安哈哈一笑:“好,那本官就成全你。

来啊,叫张二保签字画押,关进死牢,秋后问斩。 ”衙门外的百姓一听这样的判决,都非常不满,暗骂马定安是不为民做主的昏官,有的干脆骂出了声。 可是马定安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又对衙役们说:“怎么还不动手?”“慢着,”马定安话音未落,进来一个非常强壮的年轻人,他大声说:“尚益才是我杀的,与张二保无关。 ”看着这个年轻人,张二保显得很吃惊。 马定安一怔,然后淡淡一笑:“该露面的终于露面了。

”他对尚益臣说:“尚大人,又有来认罪的,我们是不是将此案重新审理?要不然,报错了仇,令兄在地下也不会安息的。 ”谁知尚益臣不耐烦地说:“少废话,不用再审了,既然他也来认罪,那就和张二保一起斩首吧。

”马定安说:“也不急于这一时,还是审审再说吧。

”说着不顾尚益臣的反对,一拍惊堂木向年轻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氏?为什么要杀尚益才?”年轻人很不以为然地说:“我叫杨立功,外乡人。 尚益才鱼肉乡里,打死了张二保的母亲,我出于义愤才将其杀死。 ”话音未落,张二保一把将年轻人推到一边:“你胡说,人是我杀的,根本不关你的事。 ”杨立功笑笑说:“好汉做事好汉当,你就不要管了。

”接着,马定安又问杨立功:“那我问你,你是如何杀死尚益才的?”杨立功回答说:“我飞身进入尚府,然后一刀捅在尚益才的胸口之上,他一声不吭就死掉了。 ”马定安又问:“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吧?”年轻人说:“没有,你是怎么知道的?”马定安哈哈一笑说:“案情终于大白了。 你知道吗,你杀掉的是一个死人。 ”马定安的话还没说完,衙门外的百姓就嚷成了一团。 杨立功不知道马定安在说什么,更是吃惊。

尚益臣不高兴地说:“马定安,你搞什么鬼,他们既然已经认罪,你为什么还帮他们开脱?马上叫他们签字画押,本官要亲自监斩。 ”马定安看着尚益臣:“尚大人,你为什么这么着急要杀掉他们呢?”“废话,我要为我哥报仇。

”尚益臣说。

马定安问道:“既是为了报仇,那你难道不想把案子搞清楚,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吗?”尚益臣一怔:“你放肆,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马定安微微一笑,又忽然愤怒地说:“因为杀死尚益才的人是你!”一听此话,众人又是一阵惊叹。 尚益臣大怒:“马定安,你满嘴放屁,你就不怕我摘了你的乌纱帽?”马定安说:“我没有胡说,昨天晚上,我到尚益才府上又转了一圈,发现了很多疑点。 首先,令兄身上有两处伤口,一处在胸口,一处在咽喉,刀口不一样,这说明凶手是两个人,要是一个人的话就很难解释行凶为什么会带着两把刀。

胸口的刀口虽然很深,但没有伤及心脏,应该不会马上毙命,甚至还应该有反抗才对。 而且我还发现该伤口处只有一点血迹,这不符合常理,唯一的解释是,这一刀刺进去的时候,尚益才已经死了,所以才没有大量的血流出来。 刚才杨立功的供词恰恰印证了我的判断,所以我说杨立功杀的是一个早就死了的尚益才。

而真正致尚益才死命的是咽喉的那处伤口,此处的伤口由右往左加深,说明凶手是个左撇子,因为只有用左手切出的伤口才会是这样的状况,而你尚大人恰恰就是个左撇子,刚才你写这张字条的时候,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啊。 ”说着马定安将字条扔到尚益臣的面前。 尚益臣显得很紧张,但是他又极力掩饰:“你、你胡说,我是左撇子不假,可是我没有杀人,我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亲大哥呢?”“你问得好,因为尚益才让你给他弄个官做,你不肯,他就拿着这些年在归德府给你搜刮民脂民膏的账本来威胁你。 这时尚益才在你心里根本就不是大哥了,而是威胁到你前程的仇人,所以你就痛下杀手。 ”“你,你胡说……”。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