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西方文学

字斟句酌,依据情理的推断——《卖油翁》人物形象与主题辨析

2019-09-03 21:10作者:admin

字斟句酌,依据情理的推断——《卖油翁》人物形象与主题辨析

“陈康肃公善射,当世无双,公亦以此自矜。

尝射于家圃,有卖油翁释担而立,睨之,久而不去。 见其发矢十中八九,但微颔之。

康肃问曰:“汝亦知射乎?吾射不亦精乎?”翁曰:“无他,但手熟尔。

”康肃忿然曰:“尔安敢轻吾射!”翁曰:“以我酌油知之。 ”乃取一葫芦置于地,以钱覆其口,徐以杓酌油沥之,自钱孔入,而钱不湿。

因曰:“我亦无他,惟手熟尔。 ”康肃笑而遣之。

”(《卖油翁》)《卖油翁》是北宋文坛领袖欧阳修的手笔,文章篇幅短小,但人物形象的塑造颇为成功。 陈康肃公(陈尧咨),是当世名将,善于骑射,尤以射术精熟著称,世人赞许为:当世无双。

所以,为这个人物的出场,文章是做足了铺垫的。 陈尧咨在家里园圃练习射箭,从卖油翁也可以看得见的情况来推断,陈当众练习射箭,兼有展示炫耀之意。

正如作者所说,颇为自矜。

这个人物的甫一出场,就以自骄意满的形象出现,是不讨巧的角色。

偏偏旁边站着一个不识趣的卖油老翁,估计在别人喝彩叫好之时,这个不知趣的老头竟然斜着眼观看,不过略微点点头。 这自然引起心高气傲自视甚高的陈大将军的不满,何况眼前这个老头不过是个买卖油的,也配观看评价吗!于是陈大将军就向老头发问:你难道也懂得射箭吗!难道我射术不精湛吗!请注意陈尧咨的措辞,在称呼老头的时候,他用的称谓是汝。

这个字虽然也是你的意思,但多用于身份高的人对身份低的人的称谓。

古人是注重礼节的,想当初曹操杀害马遂,马超对曹操恨之入骨,杀的曹操割须断袍,可也还称呼其字表,而非直呼其名。 可见陈大将军,对卖友老头已经很不满了。 没想到,这个卖油老头竟然表现得非常沉稳,还反唇相讥道:无他,但手熟尔。

陈大将军,那是骁勇善战久经沙场的军人,顿时忿然:安敢轻吾射!。 我想,说这番话时,陈大将军一定是怒不可遏的,声色俱厉之下,即便卖油翁有理由,也不免慌乱。 出人意表的是,这个卖友老头不慌不忙地说,凭借自己多年沥油经验可以推知,并自行取来葫芦,现场露一手沥油绝技。

最后,老头侃侃而谈我亦无他,惟手熟尔。 可以想象卖友老头说这番话时,一定是拖长尾音尔的,因为这句话再次印证了老头的观点嘛。 结果,康肃公无语了,笑而遣之,就是笑着把老头打发走了。

据此,似乎可以推断出人物形象的关系,陈康肃公,以反面形象出现,用以反衬卖油翁的正面形象。 作者借助了正面形象的那句话,点出作品的主题熟能生巧。

然而,仔细玩味品读,才惊觉远非如此。

待反复品读,反复揣摩人情事理后,愈发觉得这两个人物的形象颇值得玩味——反面人物的面目并不可憎,正面人物的面目亦非可亲。 陈尧咨作为名将,被一位老翁教训了,非但不恼羞成怒地报复(对于地位悬殊的陈来说,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反而笑了,不过把人打发走而已。

难道这位将军也是纸老虎不成?还是他心悦诚服地接受了意见,真的认为自己没什么可骄傲的?射箭的确不过雕虫小技而已更让人疑惑的是这个买油的老头,不管怎么说,人再老也不过一个卖油的营生,哪里来的和当世名将一掰手腕的底气呢!很显然,从人情事理来推论,人物的表现并不符合人物的身份。

几个疑惑交织一处,回过来再次品读玩味,重新梳理人物关联,我们进一步追问,作者为什么这么写?就会分析出作者写作的真实意图。 我们重新推理一番:在卖友翁的眼中,射术再精湛,也不过与沥油一般,不过手熟罢了。 我们不妨追问,这两种技能能相提并论吗!沥油只需要稍微抬高手臂,拿稳了瓢,在这过程中注意力量的拿捏,保持专注,应该不难练好,何况卖油翁一个卖油的,想必每天要重复多次,自然容易做到。

而射箭呢?这在今天,早已进化成了奥运项目啦,要取得好成绩可是太难了!一个是距离远,要考虑的因素多,地形地势,风向风速,拉弓的力量要足够大,才能稳住。

陈大将军要是放下面子,钻进厨房训练一下,一定可以掌握好。

可要让卖油老头去拉弓,恐怕使劲吃奶吃盐的力气也是拉不开的。 可见,沥油与拉弓搭剑就不是一码事,技术含金量差别太大。 如果卖油等同于射箭,那买茶叶蛋就可以和搞导弹相提并论了,可见卖油翁的话也是浅薄愚见。

再来看看卖油翁的表现,作者似乎别有用意地把这个卖油的人设定为老者的形象。

为什么不是卖油郎呢一字之差,内涵不同。 老,不仅是年岁大,更是阅历丰富的体现。 想必这个卖油老头,也是见多识广,一肚子江湖经验,所以他竟然处变不惊,面对大将军的责问而不怯,还侃侃而谈,甚至也拽起了词,一口一句惟……尔。 这哪里是辩解,简直就是教训嘛!怪就怪在陈大将军倒也不计较,还笑着把他赶走了就是。 看来这陈大将军也没那么霸道嘛,至少心胸开阔,没太为难这老者。

我想,只有一条理由能解释得通,那就是陈尧咨也明白,这射箭的难度远非沥油可比,这老头所言不过浅薄愚见,实则荒谬可笑,根本不值得计较,所以也就不以为意,将其打发了事。 当我们着眼于人情世故来分析推理,我们愈发觉得欧阳修手笔精妙,所谓言浅意深。

欧阳修不是有一句名言吗?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也。 像陈康肃公这样的人多了,有本事,脾气也大,当然也很自骄自傲的,但为人直率,心胸倒也坦荡广阔。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呢?这样的人只要检点言行,懂得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的道理,也不失为可造之材。

厌就厌在,这世界上偏有那些个没甚大本领却满肚子江湖经验且偏爱评点自以为是的家伙。 卖油翁的面目可憎可恨矣!。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