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西方文学

李白《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原文、翻译及赏析

2019-06-04 19:15作者:admin

李白《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原文、翻译及赏析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沉痛碧。 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未κ枪槌蹋砍ねち掏。

(连短亭一作:更短亭)译文及注释「翻译」一片平远的树林之上飞烟围绕有如穿织,秋季的山峦还留下一派引人伤感的翠绿苍碧。 暮色已经映入高楼,有人独在楼上心中出现阵阵烦愁。 她在玉梯上徒劳无益地久久凝眸站立,一群群鸟儿飞回栖宿何等匆急。 甚么地方是你回来的旅程?一个个长亭接连一个个短亭。

「注释」⑴宋僧文莹《湘山野录》卷上:此词不知何人写在鼎州沧水驿楼,复不知何人所撰。 魏道辅泰见而爱之:笾脸ど,得古集于子宣(曾布)内翰家,乃知李白所作。 ⑵平林:平展的树林。 漠漠;迷蒙貌。

⑶沉痛碧:令人沉痛的碧绿色。

一说“沉痛”暗示水平,与“极”同义。

⑷暝色:夜色。

⑸玉阶:阶之美称。

一作“玉梯”。

伫立:久立。 ⑹归途:归途。 ⑺长亭更短亭:古代设在路边供行人休歇的亭舍。 庾信《哀江南赋》云:“十里五里,长亭短亭!彼得鞯笔泵扛羰锷枰怀ね,五里设一短亭。

亭,《释名》卷五:亭,停也,人所停集也!案币蛔鳌傲。

「赏析」此词可看作是一首怀人之作,写思妇盼愿远方行人久候而不归的神色。

开首两句为前景。 高楼纵目,平林秋山,绵亘天末,凝睇之际,不觉日暮!把倘缰笔撬的貉膛,“沉痛碧”是说山色转深。

诗:“日暮数峰青似染,商人说是汝州山”。 薛涛《题竹郎庙》诗:“竹郎庙前多古木,夕照沉沉山更绿!倍嘌酝砩街,可以参看。 这两句全从登楼望远的思妇眼中写出,主不美观色采很重,而行人之远与伫望之深,尽在其中!瓣陨绷骄湮,用一“入”字由远而近,从全景式的平林远山拉到楼头思妇的特写镜头,突出了“有人楼上愁”的人物主体,条理井然。 下片玉阶伫立仰见飞鸟,与上片登楼了望俯眺平楚,所见分歧,忖量之情则一!八弈窆榉杉薄被挂庠诜闯男腥酥土羲,难免难免恋恋不返。 末句计归途以卜归期。 庾信《哀江南赋》有“十里五里,长亭短亭”之语。

词中着一“更”字增强了延续不竭的以至无限无尽的印象。 征途上无数长亭短亭,不单申明归途遥远,同时也申明归期无望,以与过片“空伫立”之“空”字响应。

如此日日空候,思妇的离愁也就永无限尽了。 结句不怨行人忘返,却愁道路几千,归途迢递,不露哀怨,语甚酝藉:赌钆俊反试,“尊前谁唱新词,平林真有恨,寒烟如织!笨杉纤纬跽馐住镀腥酚檀痪。

历来讲授此词,虽然有很多论者认为它是眺远怀人之作,但更多的人却说它是羁旅行役者的思归之辞:笠恢掷斫,概略是受了宋朝文莹《湘山野录》所云“此词不知何人写在鼎州沧水驿楼”一语的影响。 觉得既然题于驿楼,自然是旅人在抒思归之情。

其实,古代的驿站邮亭等公共场所以及寺院胜景的墙壁上,有些诗词没必要定是即景题咏,也没必要定是写者自己的作品。 细玩这首词,也不是第一称谓,而是第三称谓。 有如片子,从“平林”、“寒山”的远镜头,拉到“高楼”的近景,复以“暝色”做特写镜头造成空气,最终突出“有人楼上愁”的半身镜头。 分明是圈外人所控制、所描撰的场景变换。

下片的歇拍两句,才以代言的体例,摹拟出画中人的心境。

而且词中的“高楼”、“玉阶”,也不是驿舍应有之景。 驿舍邮亭,是不年夜会有高楼的,它的阶除也决不会“栏杆玉砌”,正如村舍茅店不能以“画栋雕梁”形容一样。

同时,长亭、短亭,也不是望中之景;即便是“十里一长亭,五里一短亭”中的比来一座,也不是暮色苍茫中视野所能及:慰觥俺ねじ掏ぁ,不知凡几,固然只能意想于心头,不能显现于楼头人的眼底。 李白事实是不是是这首词的作者,也是历来聚讼未定的问题。 光以《菩萨蛮》这一词调是不是在李白时已有这一点,就是群情纷纭的。

前人不谈,现代的研究者如浦江清说其无,杨宪益、任二北等信其有;而它的前身究系西域的佛曲抑系古缅甸乐,也难以遽断。 有人从词的成长来考核,认为中唐以前,词尚在草创期,这样成熟的默示形式,这样玲珑圆熟的词风,不成能是盛唐诗人李白的手笔。 但这也未必可援为依照。 敦煌卷子中《年龄后语》纸背写有唐人词三首,其一即《菩萨蛮》,亦颇成熟,虽无证据断为中唐人以前人所作,亦难以断为必非中唐人以前人所作,而且,在文学现象中,得风气之先的早熟的果子是会结出来的。 十三世纪的诗人但丁,几近就已经唱出了文艺中兴的音调,这是文学史家所公认的。

六朝时期的很多吴声歌曲,已近似唐人才最先有的、被称为近体诗的五言绝句。

以文人诗来讲,隋代王绩的《野望》:“东皋傍晚望,徒倚欲何依。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 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 相顾无体味,长歌怀采薇!比绻阉煸谔迫说穆墒,非论以格或以风味言,都很难辨认。 这不外是信手拈来的例子。

李白同时人、玄宗时期的韦应物既然能写出像《调笑令·胡马》那样的小词,李白能写出成熟的词也就绝不稀疏;褂幸患⌒〉钠目把拔兜氖虑:词中有“沉痛碧”这样的字眼!吧诵摹痹谡饫,相当于平常惯语中的“要死”或“要命”。 此刻四川还流行着这一语汇。 人们常常可以听到“好得沉痛”或“甜得沉痛”之类的话,意即好得要命或甜得要死。

这“沉痛”,也和上;爸小扒钇痢薄扒钍室狻钡摹扒睢弊忠谎,作为副词,都与“极”同义!吧诵谋獭币布础凹獭。 杜甫《滕王亭子》诗“清江锦石沉痛丽”,“沉痛丽”,也是“极丽”的意思。 李白和杜甫都在四川生活过,以蜀地的白话入词,化俗入雅,趣话天成。

这也可以作为这首词是李白作品的一点佐证。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