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西方文学

诗眼金睛王勇(菲《世界日报》)

2019-07-11 13:17作者:admin

诗眼金睛王勇(菲《世界日报》)

  诗眼金睛  .文/王勇  诗人许悔之兄,是我心仪的台湾现代诗人之一。 我们欢聚聊天,他提到曾在二十多年到访过马尼拉,而且对菲华前辈诗人月曲了等的儒雅风貌记忆犹深,这使我回想起,一九九二年千岛诗社举办文艺营,邀请臺湾作家、诗人林燿德、郑明娳、罗门、吴潜诚、林水福,许悔之、王幼嘉担任文艺营讲师的往事。

这样一来,我们的缘份就结的更早了  相聚"有鹿文化",我对出版社的名称感到好奇,办公室展示的无论是金铂剪纸、古董椅等都有鹿的形象,可见悔之对鹿的偏爱。

他说他出版过一本《有鹿哀愁》的诗集,想必这是诗集的来由之一吧!悔之赠我诗集《我的强迫症》,这本由有鹿于二零一七年六月出版的诗集,距二零零五年出版的《亮的天》,相差十二年。

悔之在"后记"中倾述:我们的心,就是一本又一本仍未结集出版的诗集。

诗是我的火眼金睛,但我知道自己还被囚在炼丹爐里,想要推开爐盖,因而奋力拳打脚踢,烧到最后连火都化不尽的那些就是真身而我只能给你我的真身实际上我就是你的真身一一这或许是诗自身能召唤同感的能力,所以写诗读诗还存在着意义。 "  悔之兄以生命书写的诗,读来充满震撼。

如〈末日幻觉〉、〈我的强迫症〉、〈当我死亡的时候〉、〈让我用诗回答你〉、〈观音的汗水〉等。

不妨一起来读一读〈我的强迫症〉:"凉风起时/我是迷路的狐狸/在山丘上定定看着太阳落下/昏月升起//我不断的拨打电话/拨给来世/拔给前生/拨给今生的你//你的音声/你的白髮/你终究会老去的身体/都是我的强迫症"。 读诗,最好能结合诗人的诗与散文一起读,会更透徹,而悔之的诗与文,内在的思维与情景又是如此的贯通,有着性灵之思、佛法之玄、生命之问、未来之感应......  如果诗句是诗人的肉身或舍利,哪么,诗人需要累世的修行,修成诗眼金睛,看透人世间的繁华如梦,看出岁月皱纹里的一条一条生命线,线的尽头,是一句句、一首首如金刚钻般的一一诗!  .  原载2019年6月28日菲律滨《世界日报》蕉椰杂谈专栏  .。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