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西方文学

心若向阳,无畏悲伤by项钱看

2019-05-20 15:03作者:admin

注意事项:、用产品期间,忌食大葱、黄瓜、长条豆角,辛辣刺激食物。

  也许你会问,粮食都到哪里去了都用于喂给了我们要吃的动物。为什么不把这些粮食供应给饥民们回答:因为饥民们不能为大企业营造价值和利益。人类如今似乎成为了一种肆虐地球的瘟疫,把赖以生存的环境破坏的支离破碎。万物在我们眼里都被沦为了可被买卖和占有的东西。但当我们污染了最后一条河流,毒化了最后一丝纯净的空气,没有汽油供卡车来运送食物给我们时,会怎样呢我们何时才能意识到毫无价值的钱是不能吃的我们并不是在毁灭地球,而是在毁灭地球上的其他生灵,每年,成千上万的物种濒临灭绝,很快就将轮到我们。

心若向阳,无畏悲伤by项钱看

心若向阳,无畏悲伤陆衍霆,云悠然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

文章内容讲述了我清楚,自己不能再犹豫了,吼道:“够了!我来!”...我震惊地看着他,头脑嗡嗡作响,“陆衍霆,你疯了。 ”他走到我面前,笑的阴毒,将水果刀塞进我手里,“王成胆大包天,想要强你,你处于正当防卫,废了他一只手,剧本我都给你编好了,就看你云悠然狠不狠的下这个心,今天王成和你肚子的那个,你到底保谁?”他像是怕我分不清轻重,提醒道:“王成不过断了一只手,要不了他的命,云悠然,你自己掂量。 ”看着跪在地上颤抖的王成,还有时不时避开陆衍霆,向我露出讽刺笑容的舒暖暖,我浑身透着刺骨的凉。 清楚,今天不是王成死,就是我肚子里的那个。 这个决定,我没法做,我拿着水果刀,久久没有行动,陆衍霆等的不耐烦了,抓起我的头发,与我四目相对,狂躁的像个恶魔,“云悠然,你要是不选,你肚子里的和这个男人,我就都废了。

”我沉默着,挣扎了很久,一直看着陆衍霆,他是脑袋坏了,还是人疯了,为什么要逼我做出这样的抉择,就跟当年一样,告还是不告,选哪一个,总归是我痛不欲生。

我感觉眼前的视线有些模糊,才知道自己已经急哭了,而陆衍霆走了过去,对着王成又踹了几脚,没有要停的意思。 我清楚,自己不能再犹豫了,吼道:“够了!我来!”随后,我握着水果刀,走向王成,在距离他咫尺处停下,将刀对准了自己的左手,重重往下刺去,我想着,陆衍霆不就是要一只手嘛,我给他。

然而刺下去的时候,遇见了阻力,我这才发现,陆衍霆不知何时冲过来,徒手抓住了刀,鲜血沿着刀柄流到了我的手上,炙热的、灼心的,我急忙松了手。 陆衍霆迅速将刀扔了出去,哈哈大笑了起来,就像魔障了一样,他砸了房间里全部的东西,红着眼睛看着我,“云悠然,你行啊,为了爱情牺牲自我是吧,飞蛾扑火是吧,好,我成全你,王成我放过,至于孩子——必须死。

”他冲着门外的保镖吼道:“把医生叫进来,给她做引产手术,立刻,马上。

”我惊慌失措,只顾抱着他的大腿,连连祈求,“不要……陆衍霆,不要,孩子不足月份,才6个月,引产下来,绝对不可能活下来的,陆衍霆,我求你了,等我把孩子生下来,好不好?这是你的孩子啊。

”他拧起我的头发,鲜血顺着发丝,划过我的脸,透过染红的视线,他宛如恶魔的眼神看向我,每个字都裹着无尽的恨意向我袭来,“云悠然,我给过你机会的,还有,有件事你不要搞错了,即便这孩子是我的又怎样,若不是舒暖暖生不了,想要一个孩子,你以为我会允许你身体里留着我的种,云悠然,我恶心你,特别特别恶心你。

”……“陆衍霆,我好疼,我好疼,我求你……”古语有云,女人产子,九死一生,何况现在是非正常顺产,而是催产,我疼的恨不得昏过去,恨不得死了,可是想到这个我守了6个月的孩子,终是舍不得,强咬着牙,硬让自己保持清醒。 我别过头,看到坐在沙发上抽烟的陆衍霆,哭的凄凉,第一次只喊了他的名字,“衍霆,求你了,放过孩子吧,你要我做什么都行,放过孩子吧。

”他眸底暗沉一片,“云悠然,现在,我对你只有恨,”继而摔碎了精致的玻璃杯,催促道:“动作这么慢,吃屎长大的,快点把孩子给我引下来。 ”疼到窒息,似乎有人在硬扯着什么,那么用力,我终于受不了这份疼,昏死了过去,昏迷之前,看到舒暖暖得意的笑。 心底透凉。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