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西方文学

“最后的闺秀”张允和:每日与丈夫碰两次杯

2019-06-06 20:40作者:admin

“最后的闺秀”张允和:每日与丈夫碰两次杯

《最后的闺秀》是张允和的随笔集,1999年曾出过一版。 张允和去世十年间,多有读者向出版社打听购书。 一本原本发行量不大的“小书”,为何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在时间流逝中常被人提起?日前,三联书店搜集更多资料和相关回忆文章,重新出版,记者有幸一读为快。

大家闺秀的炼成张允和的曾祖父张树声是晚清洋务重臣,在淮军中是仅次于李鸿章的将领,曾任两广总督。

张允和的父亲张武龄受祖辈余荫,坐拥万顷良田,每年有十万担的田租收入。 张家迁居到苏州九如巷后,住的是宽敞的花园房子,有亭台楼阁、花鸟虫鱼。

张武龄育有十个子女。

他的孩子一般都是先上家塾,再进现代学校,因而大多学贯中西。

张允和四姐妹中,大姐张元和嫁给了昆曲名家顾传玠,老二也就是张允和,嫁给了周有光,三妹张兆和的丈夫是作家沈从文,四妹张充和远嫁德裔美籍汉学家傅汉思。

姐弟十人从小便生活在安逸富足的环境中,但是他们并没有成为纨绔子弟。 他们会写旧体诗,经常互相唱和。

他们也有的进入自然科学研究领域。 张允和曾与丈夫周有光游历欧美各国。 回国后他们经历了各种运动,改革开放之后步入安静的晚年。

张允和作为“最后的闺秀”,更多表现为精神气质的与众不同:她遇事从不唉声叹气,自娱自乐时爱写些酒令、制些曲谜。 她和丈夫相敬如宾,每日都要碰两次杯,上午红茶,下午咖啡,几十年如一日。 她没揭发过任何人尽管张允和上世纪五十年代之后就“隐退”在家,当全职家庭妇女,她在后来的数十年里还是经受了一系列冲击。 书里透露了这么一个细节:喜欢写作的张允和,事无巨细向在上海工作的丈夫汇报自己的情况,以至于酿成了一个大麻烦。 有一次,她在信里坦白说她收到了一个相识了几十年的朋友的来信,来信说对方已经爱了她十九年。

不料,这些夫妻间嬉戏的书信被查获后,成为她是特务的证据,差点弄得张允和精神崩溃。 在书中,张允和记述了她在文革期间的一些遭遇,她写来并不尽是悲愤与伤怀,甚至还有点苦中作乐。

正如她自己所说:“我往往在生活的危险关头,想到一些有趣的事。

”收录于集子中的《小丑》一文透露,有一次,两个年轻小伙子气势汹汹闯进她家,要她“交代”问题,揭发他人,他们给她五分钟的时间考虑。 在那五分钟里,她从两个小伙子想到了白脸赵子龙、黑脸猛张飞,又由这两个角色想到了唱戏,想到自己曾在戏里演过的小丑,“如果再给我五分钟,我就可以写一篇《论小丑》的文章了”。 在逆境中,她没有揭发陷害过任何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